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君凰天下_ 第二十一章 谋定-

时间:2021-02-15 19:0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雪澜小说君凰天下 第二十一章 谋定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多谢王爷,有了王爷的人襄助,必定会如虎添翼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,换祁宸给君凰倒上了茶,两人一同坐了下来:“这是本王答应你的,自然是要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卫浅。”

    卫浅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凰朝这二人点了点头,诚然一笑:“王爷既然把你交给了我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交代了过了,以后风先生的命令就是王爷的命令。”卫浅温然一笑,脸上还不失几分英气。

    君凰并没有让她的话给迷惑了,祁宸的人,忠心的,必定只有他们的本主。

    而自己,不过是代替祁宸发号施令的人。

    “本王都已经布属好了,任何事情,你只要吩咐卫浅,他们都会替你去办。”说罢,祁宸坐自己的腰间拿出了一个令牌,交到了君凰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号令我手下的令牌,你拿着这个令牌,手下的人,都会为你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君凰的手里拿着祁宸的令牌,他只给了自己两人上代口的人,并没有让自己打入他的势力内总。

    好一个宸王殿下,你真的是好谨慎啊!

    不过,这一回,君凰并没有拒绝祁宸的小手笔。

    只要在祁宸这里有一个入口,将来就不怕没有机会,在祁宸的势力里,来一个大换血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信任。”君凰的重音,落在了这‘信任’这两个字上。

    祁宸看着君凰这般敏感的样子,心也有些虚了,显然,君凰对于他给的这两个人,并不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先生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先生的话,与本王无异。”祁宸当着君凰的面儿,与卫浅二人使了个眼色,如此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厚爱。”君凰顺口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我多谢先生襄助,愿能早日成事。”祁宸这一眼里的意思,君凰怎会不懂。

    君凰立即就摆了摆手,与祁宸说道:“王爷,此事可是不能操之过急的。皇上才值中年,王爷就不能盼皇上点儿好吗?毕竟太子殿下即便是已经被禁足了,也还是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?他凭什么?他既非嫡出,又无贤德,只是因为比我们早出生,便稳坐太子之位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君凰怎么会不知道,祁宸这心里有多气。恨只恨,生不逢时,只是晚了祁殷一年,便只能为王。

    她也是在后宫里长大的,这些事情,君凰听得多了,也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!太子殿下的不贤,才成了王爷你的利器。若是太子殿下无过,立储以长,皇上立他为太子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君凰细细品着自己手里的茶,说这些话的时候,多少有些激将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过,听说太子殿下浑身搔痒,皮肉已经被自己抓挠的不像样子了,虽然没有见过太子殿下如今的样子,但是,心里真是痛快得很。如此,也算是他加害于先生所付出的代价了。”

    君凰听祁宸说起了祁殷的事情以后,心里并没有大快人心的感觉,只是从容的一笑:“难得此事王爷还记在心里,只是不知道,太子殿下这副样子,是拜谁所赐。”

    祁宸一听,这才开始怀疑,祁殷这番,应该不会是无中生有,必定是有人从中使力。

    他突然就看向了君凰,眸子里还带着几分警惕:“先生的意思是说,还有一只手,也在对太子殿下下手?”

    君凰轻轻点了点头,十分笃定的看了祁宸一眼。转而,脸上又是淡然自若的样子,让祁宸看着,是在为祁宸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此意,难道王爷不以为,这也是一件好事吗?太子殿下是块大肉,已经有人要来与王爷分而食之了。这皇位,可不是只有王爷一人想要。”

    据君凰的猜测,太子殿下禁了足,就已经是墙倒众人推了。就算是祁宸不对祁殷下手,也定会有人下这个手的。

    “如此也未必就是坏事,能有人帮我使力,拉下太子殿下,我不是就省力了吗?”

    祁宸做过一次这种事情,还真是觉得惊险得很。若是别人扳倒了祁殷,自己再开始争夺储君之位,就容易得多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,君凰此时却摇了摇头,对于祁宸的意思,并不苟同:“王爷可别这么想,谁也不会看着自己功亏一篑,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别人做嫁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聪明,别人也不傻,王爷该做的还是得做。再怎么着,王爷也得知道,这个要与王爷分肉而食的人,是谁。”

    君凰的一句话,点醒了祁宸。他看了君凰一眼,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风弟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祁宸没在君凰这里坐多久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君凰这儿还在想着,若是要潜入祁宸的势力内部,就必须得用到祁云的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自己在宸王府里,身边又有祁宸带来的人,要如何才能私下见祁云一面?

    光有祁宸给的人还不行,君凰的身边,得有自己的人才行。

    “风先生,是时候换药了。”侍女走了进来,与君凰说道。

    君凰轻轻点了点头,便让侍女给自己换药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伤口原本她可以早早地给自己弄点儿药,可君凰并未这般做,她任由那些医士为自己开药。

    见着手臂的伤口愈合地缓慢,君凰不以为然,缠绕手臂的布条被缓缓地揭开,凝固的血这会儿黏着布条,疼痛是在所难免的,而她愣是眉头都未皱一下。

    为君凰换药的女子暗地里为她疼,以前她曾在太子府待过一段时间,记得有一次太子摔了腿,只是淤青却叫唤了很久。

    君凰半阖着眼睑,手臂上的疼痛于她而言,其实是算不得什么的,毕竟曾经是药人,师傅为她解毒的时候,疼痛更是蚀骨的,或许早便习惯了。

    待手臂被重新包扎完,君凰才缓缓地睁开眼睛,吩咐替自己换药的女子下去,侍女收拾了一番之后开了门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见人走了,君凰从床上坐了起来,揭开身上的薄被下了床,走到了窗前,眺望着院子中的种种,亦看到了方才祁宸带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们一男一女在说着什么,看样子是祁宸生怕自己再出事,特地寻他们来安排妥帖的,想到这里她却兀自笑了笑。

    如今,谁人还能轻易伤得了她?

    不过君凰何等聪明,她自然知道其中厉害,今朝这样的情形,她恐怕要快些见上祁云才好,这般想着她伸手关了窗,回到屋中取出了宣纸和毛笔。

    思索再三才落了墨,清淡的字迹看上去便甚是舒心,不轻不重的力道,不多事,话便全部留在了纸上。

    待收了笔墨,君凰将落了字的宣纸叠好放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香囊中,披了一件外袍便打开了门欲出去。

    卫浅见君凰出来了,快步走了过去,“先生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我要去哪还要经过姑娘的允许不成?”

    君凰挑了挑眉,她深知,在卫浅面前,她的气势不可弱。闻言卫浅抱拳,“卫浅并无他意,只是担忧先生的身体,若是先生出了好歹,王爷定不会放过属下的。”

    软硬兼施,果然是祁宸调教出来的人,君凰在心中冷笑,只是定眼看着卫浅,卫浅被看的久了,慌忙地低头看着地面。

    她哪里被男子这样打量过,这会儿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了一样,她竟红了脸,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君凰要的效果已差不多到了,遂勾唇笑着说道:“我只是在院中呆的有些闷乏了,且大夫也说过,若是日日呆着,难免生出娇贵病来,若是卫浅不放心我一人出去,且跟着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卫浅看了看君凰,君凰一脸的淡然,她在心中权衡,最终还是点了头,跟着君凰出了府。

    街上人声鼎沸,叫卖声婉转,虽入了夜,逛夜市的人却不少,街边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都惹得人停下脚步来。卫浅并未想到外面的人竟这般多,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,生怕君凰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君凰就不似卫浅,她走在街上乐的自在,夜风徐徐,甚是舒服,偶尔侧目看卫浅,为她的紧张略感无奈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且来看看我这儿的发簪吧,送给身后这位美丽的姑娘也是可以的。”突然,街边的一家首饰铺叫住了君凰。

    君凰脚下顿停,侧头望去,见朝自己招手的女子恰巧是祁云祈的人,她当下了然,领着卫浅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卫浅不似其他女儿家,她视线一直都在君凰身上,注视着周遭的一切,看都不看铺子上的东西。君凰甚是无奈,只能低首看着那些做工精致的发簪。

    随手挑选了一支看上去简单一些的木簪,君凰递到卫浅面前,“可喜欢?”

    没成想到君凰会问自己,卫浅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一步,轻咳了一声,“公子且挑选自己喜欢的便是了,属下平日里也用不上这些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这样说,可君凰执意要给她,她无法,只能接了,却深知今日呈了君凰的情,来日是要还回去的。

    卫浅低头看着手中的木簪失神,君凰不动声色地取下香囊,给钱时将纸条夹杂其中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消息传递出去了,君凰的心情明显比刚才出来时好了许多,而卫浅却以为君凰是见了北祁的夜景,这才愉悦起来的。

    入了夜,风就越发的大了起来,又逛了一会儿后,君凰感觉乏了,便带着卫浅回了宸王府,回到自己暂住的院中没多久就睡下了。

    卫浅坐在烛火下,细细地看着手中的木簪,她不知君凰此为何意,是笼络自己还是喜欢自己,她无从得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